主题: 铲除泸州黑社会团伙!老大带头强奸,后强迫卖淫

  • 权梓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2189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10/8 22:41:12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泸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罪行太多

 标题不够用 

 正文详解 

目前,案件已进入审判阶段


 该团伙涉嫌犯罪如下:

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

▲团伙成员


组织未成年人(16岁—18岁)

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(KTV陪侍)

▲(来源网络)


组织淫秽表演

▲(泸县某场所色情淫秽表演)


组织卖淫


非法持有枪支

▲(查获的枪支和子弹)


贩卖毒品


容留、强迫吸毒

▲(部分吸毒人员检测)


强奸(未成年陪侍女,16至18岁)


敲诈勒索(殴打、拍裸照)


寻衅滋事

▲(寻衅滋事案件中被砸车辆)


非法拘禁

▲(非法拘禁现场)

     共涉及     

 11个罪名,27起刑事案件 

团伙简历

组织、领导者:何某伟(男,35岁),绰号“伟哥”前科:2003年因故意伤害罪判刑三年。2011年因故意伤害罪判刑十个月。2015年因非法持有枪支罪、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七个月。


骨干成员1:陈某(何某伟妻子,女,32岁)无业。


骨干成员2:叶某茂(男,29岁),绰号“叶母猪”。前科:2007年因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,缓刑一年。2016年因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三个月。


骨干成员3:耿某果(男,28岁)。前科:2017年因贩卖毒品罪判刑十一个月,并处罚金三千元。



骨干成员4:周某桥(男,23岁)。前科:2012年因盗窃罪被判处缓刑。


涉案成员13

何某伟(组织者)、陈某(女)、叶某茂、耿某果、周某桥、龙某、陈某、邓某、刘某军、曾某琪、陈某、李某源、周某婷(女)等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、组织淫秽表演罪、组织卖淫罪、强奸罪、强迫他人吸毒罪、容留他人吸毒罪、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、非法拘禁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、贩卖毒品罪等案件,现由人民法院审判中。

涉案未成年陪侍女(未满18岁)40余名,多数为受害人。

▲(抓获的部分犯罪嫌疑人)


老大“伟哥”个人简历


小学出道,劣迹斑斑

何某伟自小学辍学后混迹于街头,无事生非、随意殴打他人,2003年何某伟跟随毛某高混社会(涉赌放水),其间毛某带着何实施故意伤害(一重伤一轻伤)被判刑3年;

初出茅庐,砍伤大哥

出狱后何某伟开始自己带小弟,并于2009年将带自己的大哥毛某高砍伤(轻伤)在逃,2011年被判刑10个月;

▲(本案查获的枪支、砍刀等)


三进三出,变本加厉

2012年8月,何某伟再次出狱后,一方面扩大带小弟人数,安排小弟管理其经营的卖淫店、游戏赌博机室等,另一方面与其妻陈某一起开始组织为泸县福集镇KTV等娱乐场所提供陪侍女,2014年11月何某伟持枪、开枪威胁恐吓他人被判刑1年7个月,陈某继续带小姐为娱乐场所提供陪侍女

▲(敲诈勒索案)


时至今日,自掘坟墓

2016年6月,何某伟第三次出狱后,于当晚宴请“小弟”“小妹”、狱友和泸县福集娱乐场所“老板”为其接风,席间何某伟夫妇提出福集今后要“小妹”(陪侍女)由他们提供,并于当晚指使其手下对带“小妹”的同行杨某实施殴打,树立权威。

▲(泸县某宾馆作案)


至2018年,其为获取经济利益、称霸一方,欲图垄断、控制福集娱乐场所陪侍服务,何某伟继续采用纠集、网罗、容留吸毒等手段,吸纳有前科、吸贩毒和社会闲散人员,不断扩大组织实力,先后吸纳叶某茂、周某桥、刘某非(女)、龙某、陈某、邓某、周某婷(女)等10余人加入 ,形成了较稳定的组织,何某伟被组织成员尊称为“伟哥、大哥”,带领组织成员大肆实施有组织违法犯罪活动,提供异性陪侍、强奸、组织强迫卖淫等

目前,案件已进入审判阶段。

▲(主犯何某伟落网)


扫黑除恶

扫阴霾

泸州警方

出锋芒



     该团伙作案详情     

 11个罪名,27起刑事案件 

导读:

2018年7月8日,泸县某宾馆房间里,一女子被何某伟等人敲诈勒索4000余元,后女子报警。随着泸县警方调查的深入,该涉黑案件层层剥开,犯罪团伙浮出水面。经查,大部分受害人受侵害后,迫于犯罪团伙淫威,选择息事宁人,没有报案。

案发后,市、县两级公安机关刑侦等警种立即成立泸县“7.8”涉黑专案组,在省厅刑侦局、市政法委(市扫黑办)、市公安局等部门领导下,横刀立马、剑出锋芒,仅用两个多月就将该团伙一举铲除,涉及的11个罪名、27起刑事案件悉数告破。

(案件办理)

▲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何绍明

组织召开专案会议


▲市、县两级公安机关多次召开专案会议


▲深夜,堆积的案卷、材料(泸县刑侦)


▲又一个不眠之夜后


▲“爸爸:你在办公室里睡觉的时候一定盖好被子”

专案民警娃娃的信


现场抓捕“大哥”视频

▲何某伟被捕时,其儿、女哭泣

专案民警允许其最后时刻拥抱、亲吻其儿、女

 

     该团伙作案详情     

 11个罪名,27起刑事案件 
目前,案件已进入审判阶段


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

2016年6月,何某伟第三次出狱后,为获取经济利益、称霸一方,欲图垄断、控制娱乐场所陪侍等服务,采用纠集、网罗、容留吸毒等手段,吸纳有前科、吸贩毒和社会闲散人员,不断扩大组织实力,先后吸纳叶某茂、周某桥、周某婷(女)等10余人加入 ,形成较稳定的组织,何某伟被组织成员尊称为“伟哥、大哥”,带领组织成员大肆实施有组织违法犯罪活动。

▲犯罪嫌疑人何某伟


陈某系何某伟妻子,主要负责管理陪侍女业务,管理资金、负责日常开销;叶某茂被尊称“二师兄、二哥”,协助何某伟;耿某果直接听命于何某伟,负责上传下达,召集组织成员参与违法犯罪活动;周某桥为得到器重,积极参与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,负责处理陪侍女在娱乐场所及日常相关事务中出现的问题。

▲抓获的犯罪嫌疑人


▲抓获的犯罪嫌疑人


该组织在长期的违法犯罪中,何某伟通过对忠心、听话的成员奖励吸毒,提供吃喝娱乐,对其不敬、不听话的成员采取不重用、谩骂、殴打等,形成对其“俯首贴耳,唯命是从”等规矩,通过对未成年陪侍女实施强奸、组织或强迫吸毒等手段笼络、控制,组织手下采用暴力、威胁等手段对同行实施排挤、打压。

▲案件卷宗


| 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(KTV陪侍)

何某伟、陈某夫妇先后组织张某、杨某等40余名未成年女性(16岁--18岁)在泸县主城区多家KTV从事异性有偿陪侍服务,攫取非法利益,为了控制管理陪侍女,何、陈二人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措施。上一个班400元,何某伟提150元,如遇麻烦,必须报告,由何、陈二人出面解决。

▲指认犯罪现场


▲指认犯罪场所


组织淫秽表演

何某伟、陈某为提高陪侍率,攫取暴利,组织孙某、龙某某等人对10余名陪侍女进行培训表演淫秽舞蹈后,何、陈组织在多家KTV等公共场所多次进行淫秽舞蹈表演。

▲何某伟等人对陪侍女进行淫秽舞蹈培训


组织卖淫

何、陈夫妇先后组织邹某、田某等人在泸县某出租门市内从事卖淫活动,安排手下罗某强负责日常的管理。期间,何某伟对李某、周某实施强奸后,采用威胁、引诱等手段,组织受害人卖淫,何、陈二人从中抽头盈利。

▲受害人辨认场所


非法持有枪支

犯罪嫌疑人龙某(何某伟团伙成员)网购枪支,民警抓捕时,在其房屋内发现枪支,经鉴定:该枪支系以火药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改制枪支,具备杀伤力。

▲警方查获枪支


容留、强迫吸毒

何某伟为笼络组织成员和控制未成年陪侍女,先后在其出租房、旅店等多处据点提供毒品,组织该案组织成员和管理的未成年陪侍女吸食毒品,其中张某、杨某等人在何某伟的威逼利诱下吸食毒品。

▲嫌疑人指认吸毒场所


▲嫌疑人指认吸毒场所


贩卖毒品

犯罪嫌疑人龙某多次贩卖冰毒和麻黄素给何某伟等人,何某伟等人吸食、转卖等,从中牟利。

▲贩毒嫌疑人龙某被抓获


强奸(未成年陪侍女)

何某伟、叶某茂在其出租房及旅店内先后采用暴力、威胁等手段强奸了杨某、李某等7名提供陪侍服务的未成年女性(16岁--18岁),其中何某等2人系被叶某茂强奸。

▲受害人辨认被侵害场所


▲犯罪嫌疑人叶某茂被抓获


敲诈勒索(殴打、拍裸照)

犯罪嫌疑人叶某茂、曾某在泸县某网吧,借口其控制的未成年陪侍女何某、童某等人遭到受害人陈某骚扰,对陈某实施殴打,凭组织淫威,逼迫陈某以微信转款的方式,敲诈陈10000元。

▲嫌疑人指认犯罪现场


叶某茂以得罪朋友为由,凭该组织淫威,采用言语威胁的方式要求受害人张某拿钱“平事”,张被迫无奈,通过微信转账和现金共支付3800余元,后又多次逼迫张某拿 1000余元。

该组织实施敲诈勒索犯罪10余次。

▲受害人受伤头部


寻衅滋事

周某婷在受害人陈某经营烤鱼店吃宵夜时,自己不慎将稀饭打翻烫伤大腿。事后何某伟得知该事,教唆周某婷咬定系老板娘将其烫伤,以此向陈某索要赔偿。采取威胁等的方式要求陈某赔钱,陈某被迫无奈,通过微信支付周某婷1000元,周某婷随后将钱全部转给了何某伟。

▲嫌疑人指认犯罪现场


犯罪嫌疑人陈某(女)见某面馆生意好,将面馆老板田某赶走,自己租下门市。受害人田某不得已将面馆迁移,为告知老顾客,田某制作搬迁广告的面包车停在原面馆公路边停车线内,何某伟见状后用刀将四个车轮刺破,周某桥得知后,为挣表现,持械对该面包车的车窗玻璃进行打砸。

▲被砸车辆


非法拘禁

何某伟得知某KTV陪侍女孙某等前往自己控制的KTV进行盈利性陪侍,当晚组织耿某果、周某桥等数十人前往该KTV,将该KTV陪侍女先某、张某等人带至山他的出租屋内限制人生自由,期间逼迫受害人赔偿1000元,后逼迫孙某、先某等到自己手下上班。

▲非法拘禁现场


案件公布完毕

扫黑除恶之初,两高两部《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》(法发〔2018〕1号),明确了12个扫黑除恶重点领域。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不断深入,一些新的黑恶势力表现形式也逐渐浮出水面。为加强摸排打击针对性,很多地区增加了扫黑除恶重点领域,比如哈尔滨市扫黑办将扫黑除恶打击重点补充为26类。

2019年,这些人要小心,不要成了黑恶势力的帮凶成为打击的重点对象:

1. 假如,你只是一个农民。但你有一个当村支书的“铁哥们”、“把兄弟”,在村里可以一手遮天、说一不二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村霸“,你感觉跟着他干很牛掰,通过组织拉票贿选还帮你当上了村干部,之后你们垄断村里各种资源,啃食村民利益,霸占或低价转让村集体资产攫取利益,干一些违法乱纪的勾当。好了,你们就是“扫黑除恶”的最佳对象。

2. 假如,你就是一个穷打工的。但是你的工作环境是一个大型游戏厅或者电玩城,实际上呢它就是一个披着合法外衣的赌博黑窝点,所谓的游戏机就是赌博机,什么“一剑十八鲨”、“万能鲨”、“海鲨王子”等赌博游戏应有尽有,你的老板很牛,十足黑老大的范,雇了一帮小弟看场子,“站岗放哨”、“维护秩序”,你就是其中之一,那么你的行为可能涉嫌了开设赌场罪或赌博罪。

3. 假如,你在一个矿业公司上班。很不错还是一个部门经理负责组织生产,你的老板更牛掰,什么“优秀企业家”、“政协委员”光环罩身,但背地里却网罗一帮地痞流氓,用猎枪、铁棍和炸药开道,暴力抢夺矿井,是威震 一方的“矿霸”, 没有资质私挖滥采,对不起,扫黑除恶时,你也会成为“非法采矿罪”的犯罪嫌疑人之一。

4. 假如,你是一名整天陪游客“游山玩水”的导游。当然这并不是你工作的主要目的,你的另一项工作就是带游客“赶场购物、强迫交易”赚取钱财,当然这肯定会遇到不识趣、不听话甚至对抗的游客,但这并难不倒你,因为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后面有挺你的江湖“大哥”,当然那些卖货的也不是善茬,不识趣的就恐吓,不听话的都关小黑屋,对抗的那就直接打趴下。对了,你就是所谓的黑导游!

5. 假如,你是一名嫉恶如仇的“愤青”。整天对社会不满,对政府失望,觉得世界太黑暗,却没有什么发泄渠道,有一天你在网上认识了一位“高人”自称民间正义人士,与你志同道合,于是编造一些虚假灾情、警情和恐怖信息,甚至抹黑党和政府的视频、言论等,让你整天通过各种微信网络渠道传播。实际上呢,你已经被境外“高大上”的反华黑恶势力所利用,你还有好吗?

6. 假如,你刚中学毕业因无一技之长而成了无业游民。但突然有一天遇到一个“大哥”,对你特别好,带你吃香喝辣,还出入娱乐场所,并给你安排了一份工作,不仅包吃包住,报酬还特别高,就是让你把一包东西藏在身体里运到它地甚至出国,你感激不尽百依百顺,其实他就是一个“黑毒贩”,而你的工作就是运毒马仔,是要判死刑的。

7. 假如,你为一家“小贷”公司工作。实际上呢你也知道它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,既然是高利贷,自然就有还不起钱的,但是这个并难不倒你的老板,而你呢就是帮他讨债的,你以为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、“犯什么法”,对还不起钱的,你们就恐吓、堵门、殴打、拘禁、侮辱,遇到“于欢”那样的可能你就被他拿刀捅死了,没遇上算你幸运,但是这次又遇上了“扫黑除恶”。

8. 假如,你在一家“会所”、“浴池”或者“KTV”等场所工作。表面上只是一个服务员,虽不体面但听起来也算一份正经工作。然而,你的老板就厉害了,黑白两道通吃,胆子也大,表面合法经营,但内藏“黄赌毒”,甚至还干着逼良为娼的勾当,虽然你人不恶,但是对老板的指示也是言听计从,这样你就成了犯罪的帮凶!

9. 假如,你给一个房产开发商打工。是的,暴利行业待遇不错,也可能是家拆迁公司。然而,征地拆迁哪有那么顺利的,遇到几个讨厌的“钉子户”那是在所难免的,不过你的老板就厉害了,也是黑白通吃,手下都是蛮横跋扈的地痞无赖,你天天跟着他们对“钉子户”威胁恐吓、掐电断水、破坏滋扰、砸玻璃喷油漆,最后还暴力强拆。你这就是典型的跟黑恶势力挂上边了。

10.假如,你是一位自认遭遇不公、利益受损的上访户。长期以来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,正好有一个跟你“同病相怜”的人,要拉你入伙抱团取暖,煽动包括你在内的一群人上街游行示威、喊口号、拉条幅、围堵政府机关、扰乱公共秩序,你呢认为人多力量大,这样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,所以你也乐此不疲,谁知这是一伙搞政治阴谋的黑恶势力团伙,你又被利用了,能有好吗?

11. 假如,你平时游手好闲无所事事。一天有哥们给你提供了一个好差事,不用卖苦力,也不用动脑筋,在哥们控制买断的菜市场、夜市、早市,向小摊小贩收管理费,实际上就是“保护费”,欺行霸市、嚣张跋扈,遇到不服管理的、或不交钱、少交钱的,就骂骂咧咧,闹僵了就掀摊子,甚至拳脚相加,小摊贩们寄人篱下,也只能敢怒不敢言!那么好,你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“市霸”。

12. 假如,你只是一个基层小公务员。你以为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永远都不会跟你挂上边。你错了,“保护伞”听起来好像“高大上”,实际上并不分层级,只要你拿了人家好处,不用什么称兄道弟,在管理职责内,对一些人欺压百姓、横行霸道的行为视而不见、包庇纵容、违法不纠、执法不严、有案不立、有案不查,那么你就成了地道的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。

13. 假如,你是综合行政执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。你的微信好友里有一伙社会失足青年,他们拉帮结派,打、砸、寻衅滋事,肆无忌惮盗采河砂,扰乱当地河砂市场。你不好好劝劝他们,却在每次执法部门去检查时,给他们发微信:“兄dei,快跑!”所以他们总能通过暂停采砂作业、车辆避让行驶等手段,完美躲过执法检查。事后,他们给你发两个微信红包,巩固一下你们的塑料兄弟情。不到一年,你的微信钱包就攒了将近5万块的零花钱。可惜,“兄弟”的钱是没那么好拿的,事情迟早败露,你删了微信好友和聊天记录也没法告别过去。你可能会失去公职,被开除党籍,并因受贿罪去唱《铁窗泪》,5万块的零花钱也被没收得一干二净,没准还得倒贴罚金。

14. 假如,你是个公安民警。你们县里长期盘踞着一个涉黑犯罪团伙“霸霸龙”,他们开设赌场、组织卖淫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暴力讨债、欺压百姓,坏得流脓水。但是你和你的几个同事却对“霸霸龙”“温柔以待”,不仅不组织查处,甚至通风报信。原因是“霸霸龙”对你特别“孝顺”,逢年过节都送些吃的用的花的——金额加起来至少六位数。恭喜,至少受贿罪,没跑了。后来,“霸霸龙”干了一票大的,搞出了人命,这个案子没法压了。而“不幸中的万幸”,你恰巧是案子的主办人员,在侦查取证过程中,为了把重罪改轻罪,就违背案件事实真相,从有利于罪轻的过失致人死亡罪方面搜集证据,成功帮助“霸霸龙”主犯重罪轻判。那么你可能涉嫌徇私枉法犯罪。

15. 假如,你是检察院公诉科的一个内勤。“霸霸龙”主犯被轻判后,他老姐担心日后事情败露,就跑来给你送了个爱马仕铂金包包,里面还塞了几沓粉色钞钞。于是,你上班的时候,“不小心”把案件公诉内卷扔进了垃圾箱。就算以后有人对判决结果重新倒查,也要让他们查无可查。知道你可能犯了什么罪吗?徇私枉法罪。

16. 假如,你是监狱管理局的局长。某天,监狱里来了一个涉恶罪犯任灭霸,他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绑架罪被判了无期徒刑。话说这个任灭霸,一进来就成了浴霸哦不狱霸,不服管教、严重违反监规、充当牢头。但是他在外头的兄弟特别乖巧懂事,知道你是拿死工资的,就经常帮你“改善改善生活”。于是你就决定义气一次,替任灭霸减减刑,毕竟无期徒刑太难熬了。你指令监狱把任灭霸打造成狱里的“模范标兵”,伪造减刑证明材料,提请将其刑期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。你徇私舞弊、滥用职权,可能犯了滥用职权罪、受贿罪。狱警们在你的熏陶下,都甘当“马前卒”,竞相主动为任灭霸办事。比如给任灭霸在监狱内开单间、设小灶,给他玩电脑、用手机提供便利,还纵容他与外界联系减刑事宜。他们都可能违反工作纪律,甚至涉嫌违法犯罪。

17. 假如,你是某中级人民法院院长。监狱那边想给任灭霸违法减刑,还得过你这一关。任灭霸的兄弟们往你这跑得勤,请你按个摩泡个脚,组团打个王者农药还给你送金币、送皮肤,然后顺嘴说有点“小事”请你帮个忙。你这人的缺点就是不擅长拒绝别人,也没详细询问情况,都没搞清任灭霸是个什么渣渣,就轻率督办,三次裁定减少任灭霸刑期。在法院、监狱、检察、公安系统人员和“黑”律师的通力合作下,十年以后,任灭霸就重出江湖,震惊百姓。玩忽职守罪,就是你的罪名。

18.假如,你是个村委会主任。你们村里10多个游手好闲的村民组成了一个“河东老人会”的恶势力团伙,对他人实施敲诈勒索。你不但没有制止、揭发,还姑息纵容、积极参与,导致“河东老人会”长期盘踞一方、坐大成势。有一次,你们村委会有100多套门市房整体向外出租,你为了帮助“河东老人会”总舵头的女儿获得承租权,就提前透露租赁资质,缩短公示期限,对其他竞争方设置障碍,欺骗村民代表。这下,总舵头的女儿赚大发了,你却违反了群众纪律,而且可能涉嫌违法犯罪。

19.假如,你是某市人大机关一个干部。你义结过一个金兰——某村村委会主任梅品德。想当年,你们也曾“歃血为盟”、互相交换过汗巾子,定期聚会,倚天屠龙。梅品德对你出手大方,你也做他的坚强后盾。你利用关系将梅品德违规发展为市人大代表,给他罩上政治“光环”。梅品德有不法行为,你则向相关部门打招呼说情替他开脱。有你的站台撑腰,梅品德和他的宗族势力长期控制村里的事务,肆无忌惮盘剥百姓。所谓兄弟齐心、其利断金,在你们的同心协力下,“断”了不少集体资源的“金”,涉案金额高达八位数。你的行为,违反了廉洁纪律、群众纪律,而且情节很严重,可能会被开除党籍,接着还有司法机关向你say hi。对你们“兄弟二人”负有监管职责的当地党政领导,也可能被追责。

20.假如,你是个……不说了,反正干了这些事,你就是“黑恶势力的帮凶”没问题了。以上事件皆有原型,前车覆辙血泪未干。不管你是一般群众,还是党员干部、公职人员,特别是有点执法权、司法权的,慎之慎之,珍爱手中公权,远离黑恶势力。
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